7天5只破发,失去“暴富天堂”光环的可转债该如何投资?

admin

今年可转债市场一度暴热,多只债券接连涨停触发熔断,转债市场甚至被投资者称为“暴富天堂”,正元转债单日涨幅曾高达176%,打新债也成为投资者心照不宣稳赚不赔的全民运动。

临近年底,可转债市场风云再起。新入市可转债接连破发,7日内共有5只可转债上市首日破发,中签一手一度亏损超过80元,如此密集的破发引起了市场广泛关注。与此同时,也有可转债中签一手净赚超110元,形成鲜明的两极分化。

转债市场怎么了?投资者打新躺赚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吗?

7天内5只可转债破发,最多的一手亏80多元

12月22日,海波转债上市,盘初一度涨20%并触发熔断,但复牌后迅速下跌,收盘破发,一手(可转债的一手是10张,每张100元)亏损58元,成为年内首只上市首日低于面值的转债;次日,永安转债开盘一分钟破发,当日一手亏损30多元;24日,祥鑫转债继续破发,一手亏损近40元。

12月28日,可转债市场又增加了两位破发新成员,北陆转债和万顺转2,后者中签一手亏损高达84元。而同日上市的财通转债,一手净赚超110元。

临近年底,转债市场缘何波动如此频繁?太平洋证券债市研究分析师张河生认为,破发主要基于两方面因素,一是上周信用事件的冲击仍在;二是本周破发的新券债底保护弱、评级偏低、行业赛道景气度不高且正股股价近期处于下行通道。

据了解,12月15日,鸿达转债受公司大股东债券违约事件影响,转债迅速下跌触及20%的熔断“红线”。在此背景下,可转债市场中多只弱势个券集体重挫,其中,广汇转债一度大跌12%。

天风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孙彬彬表示,一方面在鸿达、广汇信用事件冲击的余波下,市场对于相关标的债底价值“重估”;另一方面,部分机构在中低价转债调整下,仓位转向高估值、高热度转债的“抱团效应”。

“转债破发是一个正常的市场表现,尤其在行情波动的时候。”业内资深人士王剑辉向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近期可转债破发主要基于几个原因,一是估值较高,过去一年来转债的转股溢价率高达15%以上,超出正常水平,理论上可转债转成正股应该是没有溢价或溢价很小的。

二是供给显著增加。截至目前转债余额已经达到5300多亿,较年初增加了1500多亿。在供给增加的情况下,市场博弈更为充分,转债价格下行压力逐步显现。

三是正股市场的涨幅在3400点左右开始止步,在预期上影响了转债价格的上涨,而且债市本身也处在一个调整期。另外,年关将近,转债市场也存在套现压力。

价格低于面值可转债增多,分化趋势明显

值得注意的是,在转债上市首日破发的同时,也有不少转债表现较好,比如,12月下旬以来,福20转债、运达转债等热门赛道的优质企业上市首日表现不俗,定价依旧偏高。

孙彬彬称,低热度“新券”破发现象可能从侧面印证了年底转债市场资金在高热度标的上的逐步集中倾向。

破发与熔断并存,整体市场的反应也验证了上述说法。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在357只转债中,最新收盘价低于面值的有73只。另外,转债价格分化明显,以今年发行的可转债为例,本钢转债最新收盘价为77.16元,而上机转债最新收盘报价高达456.32元。

事实上,早在2018年就有多只可转债价格低于面值。王剑辉表示,转债市场和正股市场虽然整体表现一致,但节奏相差较大。“在行情低迷时,股票可能乏人问津,但转债基于债性,投资者认为转债是一种退可守进可攻相对安全的品种,所以转债可能率先于正股走好。”

在王剑辉看来,相比2018年,现在股指水平较高。但预期和当时不一样,现在预期可能处于半山腰,还有一些下跌空间,所以投资者可能会提前做出反应。“由于转债本身是一种含权品种,部分条款设计滞后于市场发展,如果条款设计有不匹配的地方,转债的表现可能更为激烈。”

可转债还值得投资吗?

前两年,可转债还是一个不为绝大多数投资者关注的市场,但现在关注度不断提高。从发行数量来看,2017年-2019年,可转债发行数量分别为34只、67只、126只,今年发行数量继续大幅增加,截至目前发行数量超过190只。

得益于可转债的赚钱效应,今年可转债市场几经波澜,几度频繁触及“熔断”红线。据业内人士统计,今年发行的可转债上市首日平均涨幅比较大,按照收盘价计算,单签收益排名前25的可转债中,24只是今年发行的。

与此同时,可转债的炒作也风靡一时,正元转债一日涨幅曾高达176%,直接被监管方停牌核查。截至目前,市场上共有350多只转债,在如此波动起伏中,投资者应该如何进行投资?打新躺赚的日子是否一去不复返?

王剑辉表示,后续转债的趋势首先要看正股市场的表现,正股市场的调整可能还要延续一段时间。“我个人判断,在二月底之前正股市场确立上涨方向的因素还不明显,因此可转债的调整也会延续。”

他还表示,转债市场的进一步发展还要看货币政策走向。如果货币政策没有在目前基础上继续宽松,转债由调整转为上涨的状态也较难。

王剑辉表示,对于投资者来说,转债相对正股来讲风险较小,但绝对不是无风险品种,投资者要调整思路,需做一些专业功课,仔细研究条款设计,特别是转股设计,利率条件和未来的趋势等。

张河生表示,A股市场指数虽未有明显下跌但个股分化严重,机构参与度较高的白马公司表现突出,未来随着注册制的推出及监管制度的完善,结构性行情仍将延续。当前择券仍应优选板块龙头,短期避开低价且正股资质较弱的公司。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胡萌 编辑 赵泽 校对 李项玲


Powered by 澳门威斯尼斯人官方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