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大年说电影

admin

  牛年春节终于来了,崔永元和冯小刚之争在媒体集体转为缄默之际,接连刷新电影票房的吃瓜群众也不再关注艺人们偷税漏税问题,但是业内专家对中国电影(600977,股吧)事业的拳拳之心未泯;一些人将目光投向更广阔的领域,譬如,中国的电影事业如何延续和发展;如何取得世界声誉;如何在世界市场扩大中国电影的影响力,如何在全球电影市场中扩大中国电影份额。1978年之后,中国电影把自己的版图从欧洲金棕榈、金熊扩大至美国奥斯卡奖项,这里边有贾樟柯的贡献,也有张艺谋的贡献,当然也有冯小刚等等的贡献,中国在认识到自己在电影产业化,工业化和标准化不足之后,国内遍地开花的工作室也在努力弥补差距,尤其是在互联网“社交视频”领域独辟蹊径,在商业上有所斩获,但文化影响力却略逊一筹,特别是在大屏幕和院线的全球渗透率方面,较之好莱坞还不能相提并论;此外,还与中国的经济影响力和悠久历史文化积累等等方面不能完美适配。虽然国内这些影视工作室取得了一些成就,但在发行、市场推广方面,比起卡梅隆、斯皮尔伯格等领衔的机构,还是略逊一筹,这原因到底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笔者个人认为,中国电影产业在制度上缺乏顶层设计,在实践上缺乏人才,在导演的个人因素上缺乏理想,缺乏执着精神,缺乏高瞻远瞩的理论高度;但是归根结底,还是要聚焦在顶层设计方面。

  先让我们说人才。多少年来我们电影人才的缺乏,不仅是在编剧,而且是导演,特别是我们的“本子” 历来是中国电影事业发展的一个桎梏,没有好的本子,再好的导演,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再一个就是,我们发行和制作方面的体制问题,我们的发行体制,我们的制作体制不得不迎合或迁就发行链条当中的各种需求,除了官方要求之外,电视台、院线的要求都不可小觑,片方首先面临的问题是“明星价格”不断飙升,成本压力不断加大;同时还必须考虑 “小鲜肉” 粉丝的偏好,票房的保障或商业成功成为了片方立项的必要条件;为此,制作方也不得不一再忍让纵容”小鲜肉“明星或”油腻大叔”明星们的片酬要求。大约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电影市场已经不是制作方的天下,而是明星的天下;换句话说,不是甲方市场,而是变成签约明星们主导的乙方市场,这一转变成为电影市场有毒的一面,诚然 ”资源配置的市场化“ 也是健康的另一面,例如:为了保障票房,片方不得不将目光聚焦于互联网写手们受大众或青少年欢迎的作品,以及某些受欢迎的小制作视频,在收购其版权的基础上改编,培育了一批青年网络作家和编剧,促进了国内版权保护事业的发展,其中一些互联网公司和市场化”工作室“等机构在这一过程中做出了积极贡献;但同时也提出了一些新的挑战和问题:例如,众所周知主旋律不是票房保障的充要条件,那么为了票房保障是否可能牺牲”艺术片“的上线,甚至牺牲改编的”经典作品“上线,媚俗作品是否会成为市场主流,并加大市场对”小鲜肉“明星的依赖,更进一步,互联网文学影视创作在一定程度上是否可以绑架电影市场等等;可以发现的是,互联网资本获客手段也是电影票房的保障杠杆,金钱起了核心和关键的作用,社交媒体平台或其它互联网手段仅仅是工具;为了迎合青少年电影观众和保障自己的安全边际,全球娱乐资本都在推动电影娱乐主题,在中国例外的可能性极低;以上诸如此类的问题,业内专家也在研究之中。

  (2010年国家精神造就者荣誉颁奖典礼现场)

  第三个方面,就是电审(电影发行与制作审查)。虽然我们没有电影分级制,但是在理论上来说,这对片方是有利的,因为并没有排除任何一部分电影观众,从3岁的孩子到80岁的老人;另一方面,电影投资人(片方)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就是电审问题;即使是在《中国电影促进法》颁布之后,也没能全面准确,或者说,比较恰当的解决电审问题。至于有专家建议,电审体制改革为事先备案,事后审查(发行上映之后),基本上是学究们的纸上谈兵,不在我等的讨论范围之内。在制度和资本相对平衡的条件下,金融工具可能是最重要的中国电影业升级发展的手段,虽然不一定是唯一手段,例如:公益性的基金会,盈利性的产业基金等等,当然制度改革或法治工具(也可称为顶层设计)也是重要的另一极,且在国内的作用空间更大,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抑制收入分配的畸形发展(包括业内和相对于其他行业),也就是归结到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问题的关系问题。

  (完)

  参考资料(单击标题):

  1、高标准市场体系

  2、片酬资本化

  3、探讨《电影促进法》

  4、电影业龙头的故事

  5、中国商业电影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天下无贼。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Powered by 澳门威斯尼斯人官方网站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 © 2013-2021 版权所有